您当前位置:必威VIP网  >  曹风  > 正文

妈妈,我爱您!

作者: 刘瑞娟 来源: 发表时间: 2020-07-24 10:17

刘瑞娟

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

每当读到这首诗,我的心里总是暖暖的,因为我想起了含辛茹苦养育我的妈妈,心里默默地感恩和牵挂她。

我的母亲是一位勤劳善良的农村妇女,她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,平凡而伟大。年轻时的妈妈,好像整天有使不完的劲,每天都早早地起床、做饭、收拾家务、喂家禽,等我们全家吃完早饭,上班的上班,上学的上学,她又急匆匆地去地里忙农活,那时爸爸在镇上的供销社上班,所以家务活和农活都是妈妈一个人操持,虽然很累,但她的脸上总是挂着开心和满足的笑容。
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。我十六岁那年,父亲在下班途中不幸遭遇了车祸,噩耗传来,我们全家都感觉天要塌下来了,妈妈更是一夜之间白头。从小失去父亲的妈妈,曾经帮姥姥托起了一个家,中年又逢丧夫之痛。母亲擦干眼泪,提起精神,一个人担起了这个家。天没有塌下来,我们的日子在艰难中渐渐有了起色,在我们姐弟四人幼小的心灵里,妈妈就是一座大山。

妈妈每天都有忙不完的活,但是对我们这些孩子的关爱却一点也没有忽略。记得那年我参加高考,前两天,老师让我们回家准备考试用的东西。在家里,妈妈小心翼翼地问我,考试的时候要不要妈妈跟着,我坚定地对妈妈说:“不用去,没事,我自己可以。”妈妈也没再说什么,其实我非常想让妈妈去,好多家长也都会陪孩子考试,但是我忍住了,因为家离不开妈妈。

我参加完第一场考试后,走出考场,长吁了一口气,到了学校大门口,看到那么多的家长和孩子交流的情景,我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,我的妈妈如果也在这儿该有多好啊。正当我独自一人默默地走着,忽然听见有人叫我,“小娟,小娟”,那么急切的声音,我赶忙去寻找那声音的来源,看到了,在不远处,是神色疲倦的妈妈在向我招手。我大吃一惊,连忙兴奋地跑过去,“妈妈,您怎么来了?咱不是说好不来了吗?”“我不放心就过来了,怎么样?考得还行吧?”我高兴地说,“挺好的,妈,走,咱先吃饭去吧。”接下来的考试,妈妈一直冒着酷暑陪在我身边,有了妈妈的陪伴,我的心里安定了下来,发挥得也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好,就这样我顺利地被一所师范院校录取了。

这件事使我终生难忘,我的妈妈,没有出过一次远门,也从来没到过县城,她是怎么找到我的呢?事后我问了妈妈,她说:“不放心,坐不住,就早早地搭车到了车站,问问这个,问问那个,就从车站走到这里来了,真巧,你一出大门,我就看见你了。”我听了这些话,泪水早已经在眼里打转了,不管女儿有多大,在妈妈的眼里就是一个孩子啊!

如今我已成家,并有了自己喜欢的工作,虽然我有时半个多月才回家一趟,但是思念和感恩妈妈的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。现在妈妈的身体已大不如从前,头脑也没有以前清楚,但是她对子女无微不至的关爱还是有增无减,给我的孩子做棉衣、棉鞋,一有空,还自己蒸好馒头让别人给我捎来。我想,我上辈子积了多少德,才让我拥有这样一位疼我爱我的母亲。

我们对老人的孝顺,不仅是物质上的富足,还要多陪陪他们,子女在身边,才是他们最大的安慰。所以请我们做儿女的紧紧握住父母的手吧!陪他们慢慢地走完余生,就像当年他们牵着我们的小手学走路一样。

让我们常回家看看,说出那句虽然羞涩,但不说遗憾的话:妈妈,我爱您!

责任编辑:
荆彦茹
分享到:
中共必威VIP市委网信办主管 必威VIP日报社主办|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:鲁新闻办[2004]20号 |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:37120180017
网站备案号: |
Copyright© 2004-2012 2lk6u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必威VIP网
服务电话:18353006526